• <nav id="koagy"><strong id="koagy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dd id="koagy"><nav id="koagy"></nav></dd>
  • <menu id="koagy"></menu>
    歡迎來到深圳市深彤鑫貿易有限公司產品官網

    深彤鑫天貓商城

    全國咨詢熱線:0755-82263567

    深彤鑫

    深彤鑫

    熱門關鍵詞:
    有機大米

    萬噸問題大米流入廣東

    文章出處:網責任編輯:作者:人氣:-發表時間:2012-03-15 09:30:00

      李華(化名)是中儲糧湘潭直屬庫的一名干部,據其介紹,2009年,深糧集團從湘潭直屬庫采購1200噸早米。

      長沙直屬庫業務經理陳堅、益陽直屬庫大米廠長譚飛躍、常德直屬庫業務科長劉安也證實,他們當年分別發了2000余噸大米到深糧集團。陳堅介紹,湖南糧食中心批發市場發的數量最多,有5000噸以上。這些糧庫發送的大米一直到8月底才發完。

      當年9月初,李華被深糧集團告知,深圳市質量監督局入庫檢查了這批湖南大米,檢驗結果表明,這批大米重金屬鎘達到《食品污染物限量》強制性國家標準的2倍以上。

      湖南金霞糧食貿易有限公司經理張軍生也證實了以上消息。張軍生解釋,根據我國《食品污染物限量》規定,鎘超標的糧食必須用作工業用糧,比如拿來做酒精。

      “湖南幾家糧庫肯定不能接受這種處理方式。”陳堅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工業用糧跟口糧在價格上差別很大,每斤至少下浮一毛錢以上。如果退貨,湘潭直屬庫最少要損失一百多萬元,其它直屬庫則要損失幾百萬元。

      質檢被指價格戰

      陳堅認為,深糧集團檢驗大米重金屬含量,并不是為了維護食品衛生安全的公眾利益,而是為了追逐利益而使用的手段。據了解,深糧集團在各家糧庫購買的大米價格多為1.45元一斤,有的甚至是1.5元一斤。2009年下半年,這批湖南大米被運到深糧集團倉庫后,恰逢糧價大跳水,價格降到1.38元以下。而深糧集團一共在湖南進了各類大米10萬噸,按照這個價格,他們將損失1000萬元以上。

      陳堅透露,早在7年前,長沙庫就發了一批大米到深糧集團,被檢出鎘超標。“但由于那幾年大米價格平穩,深糧集團并沒有拿此說事,還是繼續從湖南批發大米。”

      湘潭庫駐三眼橋辦事處負責人高博也認同以上說法,“湖南大米發往云南、貴州、廣西都沒有問題,但深糧集團故意整出事端,目的就是為了降價。”高博解釋,湖南大米重金屬超標多多少少都有一點,深糧集團在此之前都心照不宣,但面臨巨大損失時,他們就將重金屬這個敏感的問題擺上臺面,迫使各家糧庫降價。

      問題大米去向成謎

      李華說,深糧集團為敲山震虎,首先拿湘潭庫開刀,湘潭庫被返回了180噸大米,但這180噸大米最終被拉到了佛山三眼橋糧食批發市場,賣給米粉廠當作生產原料。

      高博的說法與李華相同:被深糧集團退回的180噸大米最終還是在廣東市場銷售,而剩下的千余噸大米經領導協商后沒有被退回。

      涉事糧庫集體證實,湖南省相關領導確實到深圳協調處理問題大米,但最后處理結果不是退貨,而是降價出售。譚飛躍說,湖南多家糧庫大米被檢驗出鎘超標,相關負責人去了深圳。“最終雙方各讓一步,糧庫也降了一點價。”

      深糧集團經營分公司負責早米銷售的業務經理黃李寧介紹,湖南早米不少被賣到東莞米粉廠,深圳的一些大米批發戶也從深糧集團拿貨,一般在低端農貿市場銷售,成為農民工的口糧。據了解,深糧集團以大貿易為主,一次批發就是幾千噸,并不會留意大米的最終去向。

      在“檢驗門”事件之前,廣東就在湖南采購重金屬超標的食用大米;“檢驗門”事件之后,記者在廣州市場隨機抽取多批次湖南大米,結果均顯示鎘超標,廣東省最大米面公司之一的金斯奇公司也未能幸免。

      湖南大米重金屬普遍超標?

      湘潭庫、長沙庫、益陽庫、湖南金霞公司、湘潭縣裕湘糧食購銷有限公司(以前叫云湖橋糧庫)等多家糧庫相關負責人認為,湖南普遍存在大米鎘超標的情況。陳堅更是直言,大米鎘超標,長沙地區最嚴重,這是由氣候、土壤、水源等多重因素引起,“哪怕質量最好的大米,重金屬也有問題。”

      湖南省政協的一份議案顯示,近年來,湖南省出口(外銷)農產品(000061.SZ)因有毒有害物質超標,被拒的次數逐漸增多。

      糧庫檢驗制度漏洞明顯

      高博稱,“檢驗門”事件引起了糧庫警覺,“他們特意弄了質檢報告,現在每一批次的大米都拿到了湖南省質監局的質檢報告。雖然大米普遍鎘超標,但檢驗報告都是合格的。”

      湘潭市糧油購銷總公司下屬糧庫桃源路糧庫業務經理周立平承認,湘潭大米重金屬普遍超標,但如果確實需要這方面的檢驗報告,糧庫可以想辦法。“我們在質監局有熟人,搞到質檢報告不是問題。”周立平稱,要花錢搞到這個報告,“價格得出高一點,最后看你到底出多少錢,我再跟質量監督局商量一下。”據熟悉湘潭庫的知情人稱,湖南糧庫質檢科的含義,就相當于它們既是生產者,又是監管者,這種“運動員”和“裁判員”不分的體制,使得糧食檢驗所常常走過場,第三方其實也形同虛設。據《南方日報》

    天天擦夜夜爽-天天操天天干-天天大片天天看大片-天天射综合网